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实体经济既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主要着力点,也是打造协同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要素之一。切实提高实体经济的发展质量,是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抓手,是解决我国当前结构性失衡问题的关键点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实体经济既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主要着力点,也是打造协同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要素之一。切实提高实体经济的发展质量,是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抓手,是解决我国当前结构性失衡问题的关键点。

理解“高质量发展”的深刻内涵

推进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要求。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是继过去两年来“三去一降一补”取得阶段性成就之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又一个必然的重要的举措。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一是经济发展水平提高之后的必然。过去是短缺经济,主要用速度解决“有”“无”的问题;现在是过剩经济,应当用质量解决“好”“坏”的问题。二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我国的供给体系如果不能提高产出的质量,那么日益增长的民众需求很大一部分就会转移到国外,从而导致国内产能进一步过剩,不能实现再生产的正常循环。三是缓解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必然。现在民众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需要高质量的经济体系来提供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推进高质量发展,要有新思路和新方法。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这一要求紧密结合我国经济体制转轨时期的特殊国情,把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总体要求,非常明确有效地结合在了一起。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运行中地方GDP 增长的绩效竞争,一直是与不断深化的市场力量有效地融合在一起的。在市场机制的基础上展开地方之间的增长竞争,是我国经济有别于其他转轨国家的重要特征。这一竞争格局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但也显示出了一些地区片面追求数量、粗放发展的不良倾向。现在中共中央要求把这种经济增长速度的“锦标赛”,改为“高质量发展”的新竞争。“指挥棒”怎么指、往哪里指,将引领地方和部门努力的方向。如何建立指标体系,制定政策体系,确立标准体系,组织统计体系,进行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直接关系到找准方向、促进科学决策、凝聚发展共识,是引领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探索解决的重大课题。

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是未来几年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三大攻坚战践行了五大发展理念,也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具体行动。例如,防范重大的金融风险,需要处理好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一方面,需要我们在实体经济内部大力鼓励技术创新,同时以这些创新类资产为基础,通过金融部门的资产证券化,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质量更高、收益更稳的可投资资产;另一方面,要强化金融部门的制度创新,利用现代金融尤其是资本市场支持科技创新活动,让更多的科技型企业与资本市场一起成长。这种实体经济、现代金融和技术创新之间的协同发展,就是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建立的高质量的现代产业体系。

推进高质量发展,未来要适当减少政府的经济职能,增加其民生、文化、生态和社会职能。为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以及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我们需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是决策者必须受到硬预算的约束,只有如此才能做出理性的、追求经济效益的决策。适当减少地方政府的经济职能,有利于其把精力集中在解决新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上,也有利于减税降费、扩大内需,更有利于确立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了 2018 年经济工作的8项重点工作。根据我国经济运行中存在着“结构性失衡”的根本性问题,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结构性政策应发挥更大作用,重点要在“破”“立”“降”三个字上下功夫。破,需要运用结构性政策进行供给侧调整,促使资源通过竞争性市场机制更多地流向现代高技术产业中的创新企业,同时要运用关键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千方百计地化解产能过剩。立,一是通过人力资源和科技投入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增加高质量部门的供给;二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利用其改造传统产业,减少对过剩产业的资源投入;三是以优质的技术创新类资产为基础,通过金融部门的资产证券化,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质量更高、收益更稳的可投资资产。降,是为了优化实体经济的发展环境,提高实体经济投资的回报率,增加其投资吸引力和竞争力。应继续清理涉企收费,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等行业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

实体经济发展面临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当前,我国实体经济发展面临一些困难,一定程度上表现为“实体经济不实,虚拟经济过虚”,没有很好地形成良性互动。

一是部分实体经济部门产能过剩,盈利率较低。一方面,以钢铁、水泥和煤炭为代表的传统产业生产能力闲置;另一方面,产能过剩现象逐步蔓延到风电和光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超额供给导致市场竞争过度,实体经济部门的盈利率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同时,随着要素成本持续上升,许多实体企业亏损加剧,只能依靠银行输血勉强维持,导致大量社会资源被锁定在低效率行业,遏制了新兴产业的发展,同时也在实体经济内部持续积累泡沫风险。

二是实体经济从 “汗水经济”向“头脑经济”转型困难。在过去几十年中,我国充分利用了第一波全球化的机遇,从低端切入全球价值链,迅速实现了生产能力扩张,经济常态从商品短缺转变为商品过剩。但很多企业由于缺乏核心专利和创新能力,无法转型进入高端消费市场,只能在低端市场中过度竞争,加剧了产能过剩。近年来,伴随着资源和人口红利的逐步消退,这种注重“体量”发展忽视“内功修炼”的模式逐渐面临发展瓶颈。

三是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形成体外循环。因为实体经济回报率较低,导致资金涌入虚拟经济,货币供应难以有效转化为现实的流动性,无法形成对商品和劳务的需求,最终对消费者需求和内需市场的扩大形成抑制。更重要的是,大量资本沉淀在虚拟经济内部循环中,意味着包括研发等在内的生产活动难以获得充足的资金,又会进一步阻碍企业转型升级步伐。

四是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未形成良好的互动与融合。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可为新经济的发展提供深厚的产业基础和市场机遇,新兴产业的发展可通过技术扩散,实现新旧产业的联动与融合,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在这一轮互联网信息革命的浪潮中,我国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培育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创新型企业。但是,这些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经济形式并没有和传统产业形成良好的互动与融合,新动能未能有效拉动旧产业。

总体来说,实体经济发展困境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的发展失衡,以及实体经济内部的结构性矛盾。这两个问题,都不能简单地通过扩大投资规模解决,而是需要扭转利益结构,给出正确的价格信号,引导资源配置的调整。前者需要平抑虚火上升的虚拟经济,以此优化实体经济的发展环境,提高实体经济投资的回报率,增加其投资吸引力;后者则需要运用结构性政策进行供给侧调整,促使资源通过竞争性市场机制更多地流向现代高技术产业中的创新企业,同时要掌握和运用好关键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千方百计地化解产能过剩。为此,在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之后,宏观经济管理和政策的重心也应做出根本性的转变,应从追求投资规模、GDP 增长速度,转向追求提高经济体系的质量、扭转重大经济结构失衡、追求经济系统的协同性。

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思路和举措

在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努力提升实体经济供给质量,扎实推进实体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正如 2017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指出的,要运用结构性政策强化实体经济的吸引力和竞争力。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本思路是在引导经济发展脱虚向实的同时,推动以虚促实和新旧产业融合。具体来说,可从以下几方面采取措施:

第一,以市场手段为主、行政手段为辅,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挤出实体经济中的水分。政府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过程中,短期可以通过行政手段遏制产能过剩的持续恶化,从长期来看应该让市场机制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让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因此,政府应该更多地采用环保政策、竞争政策等化解低质和无效的生产能力。应纠正部分地区存在的违反国家宏观调控和产业政策的融资便利,不允许在增量部分继续出现无效供给,要让微观主体承担市场竞争的后果;针对已经形成的过剩产能,应停止财政输血,让“僵尸”企业退出市场,同时可以采取债转股和专项技术补贴等方式帮助部分资质较好的企业实现技术升级;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鼓励行业中的优势企业对亏损企业进行收购兼并,提高产业集中度和行业利润,为企业的创新研发活动提供足够的利润空间。

第二,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他们在市场开拓上锐意进取、在产品开发上敢于尝试、在组织管理上勇于革新;弘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让那些具有很高创新能力的技术工人既能收获切实的物质回报,也能得到社会的认可与尊重;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全面保障知识创造者的权益,严厉打击任何形式的侵权行为,让创新者有回报、侵权者受惩罚;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重视并完善职业技术教育,培养一批知识型、技能型和创新型的劳动者队伍。在努力提高企业内源性创新能力的同时,持续优化外源性创新的效果,一方面依托大院大所和重大科技项目,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和原创性成果的重大突破,以大规模技术改造等形式提高基础设施网络的质量,降低企业创新成本;另一方面以科研考核体制改革为契机,以股权合作为纽带,以混合所有制的新型研发机构为载体,推动高校院所、地方平台和社会资本多方融合发展。

第三,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构建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价值链和创新链。在新一轮的全球化变革中,我国应依托“一带一路”建设,逐步摆脱在原有产品分工框架下企业被锁定在价值链低端的困境,重新构建以我为主的新型全球价值链。将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生产能力向资源和劳动成本更低的区域转移,在与当地经济共享繁荣的同时,加速实现产业组织形态的改造和产业结构的优化;利用我国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多样化的需求种类,采用逆向发包以及研发总部等形式,虹吸全球高端生产要素向国内市场集聚,逐步成为全球标准的制定者和规划者,将更多的核心生产环节纳入我国产业体系中,最终形成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通过合作、入股和并购的方式,获取高端的生产能力,在研发、设计和服务等高附加值领域积累竞争优势。

第四,加快培育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当前以间接金融为主的融资体系在加剧经济发展脱实向虚的同时,也蕴含了极高的债务风险。融资体系的结构性问题导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被削弱。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发挥以股权融资为核心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作用,是实现虚实经济良性互动的关键。鼓励高质量企业上市融资,加快优质信贷的证券化速度,盘活资金存量,通过大幅度供给优质资产的方式化解“资产荒”造成的虚拟经济泡沫,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流入实体经济领域,为研发活动提供稳定的资金支持,激励企业持续提升创新能力;规范资本市场制度和加强上市企业监管,严厉打击弄虚作假行为,将劣质金融资产逐出市场,在提高资本市场总体质量的同时强化投资者信心;规范政府自身融资平台建设,对已经形成的基建资产项目要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降低债务规模,对新建项目可采用 PPP 等方式来引入多种资本,降低债务风险;大力发展风险投资,引导社会资本流向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新经济中去,使中小型企业的创新活动可以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不断发掘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五,以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作为抓手,推动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协同发展。传统产业并不等于夕阳产业,经过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完全可以重获新生并具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与此同时,新兴产业通过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发展,可以迅速获得市场需求和优质生产资源,加快自身成长速度和提高质量。新旧产业协同发展,关键在于制定产业政策时,要优先选择扶持那些具有交叉性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鼓励新兴企业和传统企业在技术研发、市场开发上相互合作,组成企业联盟来推广具有新旧融合性质的经济发展模式。允许新的经济形式先行先试,支持企业在采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过程中尝试新的商业模式,减少政策阻碍,敢于制度创新;通过建设综合性的科技服务和专利交易平台,推动原创性科技成果的流通与转让,加快新技术与应用场景的结合,充分发挥集成式创新在新旧产业融合中的催化剂作用,让创新成果迅速楔入应用领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

官方微信
www.kwcxkj.net,www.mxd52.com,www.i8y.net,www.sm8q.com,www.zzscs.cn,www.ccugh.org,www.dudumy.com,www.zzchuangye.com,www.nmgjw.com,www.dgqygg.com
友情链接:hg0088备用网址